投稿郵箱:ahqsxww@163.com 4px電話新聞網 | 中共4px電話市委宣傳部主辦 4px電話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網站4px電話 > > 文化 > 4px電話名人 >

徐迅:以文學的陽光温暖世界

時間:2010-12-14來源:本站  作者:  編輯:admin 

關鍵字:

安慶籍在京文化人掃描
以文學的陽光温暖世界
甲乙 文/圖

 

 

徐迅勤奮,謹嚴,靈性,也有幾許浪漫。一方面他是北京《陽光》雜誌的社長、主編,一副沉甸甸的經營擔子挑在肩上,總是忙於雜誌內外之事,是一位事必躬親的領導者。他主編的《陽光》雜誌發表的許多作品曾被《小説選刊》、《中華文學選刊》、《小説月報》、《散文選刊》等權威選刊選載;一方面他又是一位有影響的作家,寫作和出版多部專著,並在各類報刊上發表了大量小説、散文、隨筆、傳記等文學作品。徐迅以他的堅韌執著,一直走在文學道路上。

  20多年前,我認識徐迅的時候他還是個小青年。一個聰慧而靈敏的文學青年。他寫小説,從4px電話帶稿子到安慶讓我給看。那時他寫小説,全是鄉土人事,人物是從生活中冶煉出來的,才出道小説就寫得相當好。他已走到外面世界來了,但“鄉土”一直伴隨着他。我説不上是他依戀鄉土,還是鄉土對他如影隨形?總之,鄉土似已進入他血脈深處,在他身上鄉土情結深於很多異鄉遊子。這樣的人在世界上行走,他的“背囊”自然更有意味?

  那是徐迅走出鄉土的早期,此後,他的走出和遠離不斷“加速度”,而且越走越遠,不久後就走到中國政治、經濟、文化中心北京來了,且一呆就是十幾年。北國的風霜,讓這個南方男人秉性中增添了北方色彩。他已完全適應京城的生活,也能大碗喝酒,也有了粗獷的言語,偶爾流露出句把“京罵”。他的作派言語,有時讓你想起“北方爺們”這個詞。

  那麼,徐迅現在離他往日的鄉土有多遠了呢?我的回答是,仍然近在咫尺吧。

  這些年間,我越來越多地讀到徐迅在國內諸多報刊上發出的散文新作。他那些靈秀而淳厚的散文,題材一成不變地仍是取材於鄉土。對於季節,對於農事,對於家園,那種熟稔和親切,就好像徐迅還是居住在4px電話老家那塊碟子大的天底下。這些文字是在北京寫的,但攝取的仍是老家窗外的風景。徐迅的散文像一股清新的風吹過中國散文界,打動了許多讀者的心靈。作為作家的徐迅知名度越來越高,獲獎、選刊、出書,還有很多篇什被選為中小學教材。他的長篇散文“皖河系列”、“一個人的河流”等代表作,奠定了他在中國散文界的地位。徐迅的“兩端”此時拉長了,一頭雖仍紮在鄉土,一頭卻已升上更高的天空。 

  2008年中秋節前我來北京,適值徐迅的散文集《半堵牆》問世不久。他贈我一本,使我有機會在回安慶的火車上細細品讀他近年的幾乎全部散文。那天是中秋節,是一個思念故鄉的時間節段。説真的,《半堵牆》中對於故鄉、鄉土幾乎全部篇什的描寫,讓我在閲讀中熱淚盈眶,深為感動。這之後,我寫了一篇書評:《半堵牆:讓故鄉在長長的思念中涅》,説出了我其時品讀這本書的深切感思。正如篇名,我覺得故鄉仍在徐迅心靈的“背囊”中,但已昇華“涅”。在鄉土的本質中,融入了更多人性、人情、禪心、美學的特徵,相比從前,此“鄉土”更加多維和寬廣,也讓人感受到更大的張力和詩意。這本書在讀者中產生了很大的影響。

  徐迅煙癮大,也善飲,交遊很廣,京城的許多大腕作家常是他的座上賓。安徽來了文學朋友,也多半是奔徐迅而去。他總是給你有厚度的熱誠,有鄉土特色的人情暖意。

  一次,和徐迅在一起吃飯,他説某一天他要回歸鄉土,在天柱山下的村莊建一所房子,長住那兒,以使身體和靈魂都得以安居。我相信徐迅説的是他發自內心的話。 

  查百度相關詞條:徐迅,1963年10月出生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。全國作協第六次代表大會代表、第七屆全國青創會代表、中國散文學會常務理事,曾就讀於魯迅文學院第三屆高級研討班。現任中國煤礦作家協會副主席兼祕書長,《陽光》雜誌社長、主編。

  主要著作:散文集《想象一株梅》(安徽文藝出版社,1999年);《大地芬芳》(作家出版社,1999年);《半堵牆》(文化藝術出版社,2007年)。長篇傳記《張恨水家事》(中國華僑出版社,2009年)。他的另4部散文專著《春天乘着馬車來了》、《染綠的聲音》等也即將出版。 

  徐迅的散文、隨筆發表於《人民文學》、《中國作家》、《青年文學》、《中華散文》、《散文》、《美文》、《散文天地》《北京文學》等數百家報刊。多篇作品被《新華文摘》、《散文》海外版、《散文選刊》、《讀者》、《青年文摘》、等報刊選載,並被推為“中國散文排行榜”提名以及“當代中國文學最新作品排行榜”,獲第四、五屆全國烏金文學獎、首屆老舍散文獎、第二屆冰心散文獎、全國青年散文大獎賽獎等獎項。其中《染綠的聲音》、《陽光照得最多的地方》、《秋水》、《蠶豆開花是紫色》、《誰家女兒落花生》、《春天的速度》、《温暖的花朵》、《臨窗梧桐》、《天柱山冬雲》、《有一種樹葉叫茶》等被列為大、中專學生教材,廣為傳誦。《皖河散記》四章,中央電視台《子午書簡》2004年3月9日至12日連續播出。《散文散話》和《皖河散記》部分篇什被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列為香港《中國語文課程六百篇》。 

  徐迅的小説創作也不減勢頭。數十篇中短篇小説《白色雷》、《夢裏的事情哪會都真實》、《等人喝酒》、《上山記》、《鵝事》等載於《十月》、《青年作家》、《星火》、《朔方》、《當代小説》等報刊雜誌。

  我覺得,正是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進取,徐迅以文學的陽光温暖着這個世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