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郵箱:ahqsxww@163.com 4px電話新聞網 | 中共4px電話市委宣傳部主辦 4px電話市融媒體中心承辦

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 網站4px電話 > > 文化 > 名勝遺蹟 >

儒將李雲麟刊崖天柱山——主峯題刻“孤立擎霄”

時間:2017-12-12來源:  作者: 聶六九  編輯:儲成鵬 

關鍵字: 李雲麟


天柱山主峯天柱峯以海拔1489.8米的絕對高度雄視江淮,壁立千仞,通體石骨,光澤如蠟,高不可登。清代有個叫李雲麟的勇士在天柱藥農幫助下登上了飛鳥難登的峯頂,並在峯頂留下了極具觀賞和文物價值的首幅石刻。今天,我們在天池峯遙望天柱峯,雖相距400多米,只要天氣晴好,李雲麟留下的“孤立擎霄”四字清晰可見。狀景傳神,選址精妙,“孤立擎霄”題刻彌足珍貴。

有志青年

李雲麟(1834一1897年),字同安,號雨蒼。是晚清的一位名士,出身官宦家庭。先世為山西洪洞人,明初遷至河北永平,1833年移居盧龍。李家在清初以糧差得隸內務府漢軍,遂著旗籍。為漢軍正白旗。故李雲麟文章書法刻石落款有“長白雲麟”“盧龍雲麟”“孤竹雲麟”(盧龍古為孤竹國)等習慣題法。

李雲麟天資聰穎,以讀書勤奮聞名鄉里。除精通經史子集外,舉凡兵書、戰冊、天文地理乃至《奇門遁甲》等也無所不覽。幹過農活,做過貨郎;抱負宏大,性格乖張;嗜性風古,談吐不素,膽氣不凡。讀書的功名只考到秀才,因“三赴秋闈不第,遂棄而從戎”。李雲麟有一愛好,就是遇險必登,深信風光必在奇險處。曾“徒步入關,不齎資糧,懷銀二兩,遍遊五嶽”,他“雄直有奇略,生貴家,獨耐勞苦,終日不食不飢,徒步百里,經月不倦”。自言“大凡人之舉事,不為則已,為則登峯造極,瑣瑣者何足道乎?”

治軍生涯

李雲麟24歲從戎,作戰勇猛頑強,敢打敢拼,屢立戰功;“廉隅耐苦,頗能得士卒心”。逐漸受到清政府統治集團的重視,不斷給他壓擔子,以下是筆者以《清實錄》(清代官修大事記)為據搜理出他的治軍經歷:

1858年冬,24歲,五品兵部候補主事(郎中);經曾國藩推薦至胡林翼麾下,領湘軍建威一營在轉戰湖北、安徽追剿太平軍;曾守松子關兩路口(皆軍事要地),參加太湖之戰、4px電話之戰;初現軍事才能;

1862年,28歲,因收復湖北襄陽府有功,清廷“賞郎中李雲麟、守備葉培等花翎”;

1863年9月,29歲,四品京堂候補,辦理陝南軍務;

1864年10月,30歲,以三品頭等侍衞幫辦新疆軍務,出任庫爾喀喇烏蘇領隊大臣,兼署塔爾巴哈台參贊大臣;

1866年6月,32歲,代理伊犁將軍;

1867年11月,33歲,二品副都統銜,改任布倫托海辦事大臣;

1868年5月,34歲,被清廷革職查辦,10月,流放黑龍江,充當苦差;

1872年,38歲,遇赦;

1876年4月,42歲,左宗棠奏請被參革職的李雲麟幫辦軍務,得到允許。李雲麟隨西征大軍“偵查賊情,諏稽地利,一切資其贊劃”,為左宗棠西征大軍收復新疆北路作出了貢獻。

1878年2月,44歲,稱病辭職,清廷“資遣回旗”。

天柱刊崖

李雲麟自1858年冬隨胡林翼東征太平軍,作戰勇猛,敢打硬仗。左宗棠稱“漢軍正白旗兵部候補主事李雲麟,剛明耐苦,在湖北帶勇有年,曾立戰功,毫無軍營習氣,質地實堪造就……”。1860年正月,清軍攻下太平軍佔領的太湖、4px電話縣城,隨即屯兵攻打太平軍據守的安慶城,李雲麟被派駐桐城掛車河阻擋太平軍援軍一年餘,遙望天柱山,心生向望。1861年春,李雲麟移駐4px電話,繼續外圍打援。軍事稍暇,決意登天柱。

李雲麟深信“高山大澤包孕奇雄”。1854年秋天登上嶗山之最高峯巨峯山,1857年春天登上了北嶽恆山的主峯天峯嶺,都是獨自去完成遊歷的。 這次天柱山行他登上了天柱山的第三高峯——飛來峯,站在飛來峯頂李雲麟得以近觀天柱峯,他認為天柱峯象西嶽華山一樣“純石無土”;“其形一石渾成”,又如嶗山那樣象一個天然碑石,但要比它廣袤多了;而雄秀的氣勢也遠遠超過林州的朝元台。在他看來,華山是天生石蓮,而天柱峯則是天生石燭,所以俗呼此峯蠟燭尖。只見白雲一縷,橫繞在峯巔。“此景乃天柱山獨具之奇,海內名山未有也”。天柱峯頂險絕,歷來登涉者無幾。但天柱峯的勝境還是讓李雲麟心生向望,決意一攀。在天柱藥農的幫助下,時年27歲的李雲麟終於登上了飛鳥難登的天柱峯頂。遍賞峯頂美景並順利下山的李雲麟喜悦之情難以言表,“ 因矢志刊崖,以期無負此遊”。刊崖的文字思定為“孤立擎霄”,這表達了天柱峯高插雲端的神韻,也是李雲麟孤高性格的真實寫照。刊崖位置選在燭形巨石,“巨石東面下邊平靜處,南北寬二丈餘,正停雲地,若於此處刊崖,常被雲霧,豈非妙境”。刊崖的內容與刊崖位置已定,第二天早晨,李雲麟就買來麻絲綁成個大筆,書寫題刻“孤立擎霄”四個大字,字有五尺高,,結構清晰均勻,天骨開張,氣魄渾厚,平正圓潤;字體剛健舒展,工整美觀,文氣蔚然。落款“長白雲麟”。遂重金資工刊崖。找來的石匠不敢登峯,李雲麟只好先讓助他登頂的天柱藥農學習鑿字刻石技藝,為了保證主峯題刻的質量,他題寫“渾元霹靂”“仙掌迎霞”讓天柱藥農練手藝,經一個多月,字刻成了,效果很好,於是才下令天柱藥農正式登頂刊崖。此時戰事吃緊,李雲麟無法親臨指導主峯刊崖,只好派人監工刊崖,“旬餘工成”。監工言“字方五尺,其點畫寬八九寸,窄四五寸,均如式刊深寸五分。刊訖,用卵汁朱沙填之,以垂久遠。”

戎馬倥傯,宦海沉浮。晚年的李雲麟回憶一生最快意之事仍是登上天柱山絕頂,並選址刊崖;最失意的事是始終未親見到刊崖後的情況。於是寫了一篇文情並茂的《天柱刊崖記》,言景狀物準確精當,叫人折服。

李雲麟語“平生獨造之境有三:巨峯觀海、恆嶽登峯、天柱刊崖也”,“天柱刊崖最奇,巨峯觀海次之,恆嶽登峯只以遇豹為險耳”。“餘平生獨造之境三跡,其快心處率皆得半而止,其中以天柱刊崖為最。”

儒將風采

1878年9月,“資遣回旗”的李雲麟呈遞清廷《西陲事略》,分“論往七則”、“述今十二則”、“察來六則”三卷。洋洋數萬言,這是李雲麟忠心事朝的具體體現,《西陲事略》體現了其鮮明的階級性和歷史侷限性。晚年賦閒的李雲麟還在1885年寫成《曠遊偶筆》,該書記錄下他不畏艱難,歷險賞景的非凡之舉。李雲麟還是位書法家,晚年在家整理舊刻拓片的基礎上製成法帖刻石29方,並於1888年將29方石刻拓印成書,名《草書要領》。法帖刻石29方現珍藏北京石刻藝術博物館,是館藏精品,鎮館之寶。李雲麟還有一部作品,叫《藴真詩草》。《清史稿》有李雲麟傳略。